1984—8102

本文转载自微博“极游组

人人热爱老大哥,但老大哥不爱游戏


文/锈迹鱼钩

本故事改编自《1984》、《Beholder2》


I

四月间,天气寒冷晴朗,钟敲了13下。

伊凡站在政府大楼前,望着广场上巍峨伫立着的伟大领袖雕像,深深地打了个哆嗦。是怎样的魔力让这幅面孔在极具 ... 阅读全文→

对自己可能的it类博文的感想

不知怎么的,我这几年已经对it啊编程啊linux啊之类的东西退热了。毕竟大学学的不是计算机,我也需要对开销精打细算,也就没有那个时刻关注it的能力了。要怎么说呢,我输一手家境,一手分数和一手眼界,惭愧。

阅读全文→

一个基于命令方块的投票重启装置

MoeCraft 4

非盈利的、旨在为热爱 MC 的玩家创造最优环境的,自由开放的科技向公益 Modded Minecraft 服务器

https://www.moecraft.net

MoeCraft 创立于 2015 年六月,是一个非盈利的、旨在为热爱 MC 的玩家创造最优环境的公益 Minecraft 服务器
高水平 每份入服申请均由多名老玩家及操作员审核,最大限度确保新玩家素质达到要求
自由 MoeCraft 并无严格的规则来限制玩家的行为,MoeCraft 信任每一位玩家的自我约束能力,即,MoeCraft 开放了几乎一切能开放 ... 阅读全文→

我与二次元之间,隔着一个砍口垒

我已经退化为普通的宅男,即使我依然顶着一个冻鳗美少女的头像。我说我已经无限远离二次元,但细想下似乎从未接近过。

2010年我开始喜欢Vocaloid,到处搜集Vocaloid相关的图片、音乐,也结交了一个很亲密的朋友,但在2016年分开了。那之后我对Vocaloid的兴趣也如潮水般退去。

现在的我不看番,不玩galgame,不玩手游,不追偶像,不看vtuber,不关心唱见舞见,我看到其他人顶着冻鳗美少女头像却全都叫不出名字,所以我在这个圈子里其实很难和谁说上话,这也许也是我话少的一个原因。另一个原因其实是,在现实中已经够累了。

不过我之所以顶着这个头像,之所以还愿意在别人眼里以爱着纸片人的肥宅自居,和其他人一块喊着老婆!,都要归功于砍口垒。 在转服申请的时候,我在“你认为砍口垒___”处勾选了“谜之魅力”,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游戏让我无法离开。从入坑到现在,头像(老婆)是永远不变的大凤。假如有人问我头像是谁,我会说,这是一艘船,然后给他上一堂生动的历史课。

阅读全文→

平淡无奇的高考与未来

人总是爱回忆过去,感叹现在。而对我来说,高中生活并没有什么值得回忆的事情。

这么想着的我打开了Google Photos,看看我有没有留下过和那时有关的照片。在看到2016年7月之前的照片寥寥无几后,才想起来我直到高考结束后才用上智能机的事实。

我是个不爱拍照的人,更没自拍。我虽然对自己的颜值有一定信心,但是总觉得自拍这种事很羞耻。所以我自己也不指望能拍下考场外千人助威的盛况了。

照片显示,6月8日高考结束后,我在玩MC。

我不能再现当时的精神状态。那时的我究竟是完全放空还是欢天喜地?不得而知,可能只是好累啊这样简单的感受罢了。

图中的这片海我之前一直不敢涉足,可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