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自己可能的it类博文的感想

不知怎么的,我这几年已经对it啊编程啊linux啊之类的东西退热了。毕竟大学学的不是计算机,我也需要对开销精打细算,也就没有那个时刻关注it的能力了。要怎么说呢,我输一手家境,一手分数和一手眼界,惭愧。

阅读全文→

一个基于命令方块的投票重启装置

MoeCraft 4

非盈利的、旨在为热爱 MC 的玩家创造最优环境的,自由开放的科技向公益 Modded Minecraft 服务器

https://www.moecraft.net

MoeCraft 创立于 2015 年六月,是一个非盈利的、旨在为热爱 MC 的玩家创造最优环境的公益 Minecraft 服务器
高水平 每份入服申请均由多名老玩家及操作员审核,最大限度确保新玩家素质达到要求
自由 MoeCraft 并无严格的规则来限制玩家的行为,MoeCraft 信任每一位玩家的自我约束能力,即,MoeCraft 开放了几乎一切能开放 ... 阅读全文→

我与二次元之间,隔着一个砍口垒

我已经退化为普通的宅男,即使我依然顶着一个冻鳗美少女的头像。我说我已经无限远离二次元,但细想下似乎从未接近过。

2010年我开始喜欢Vocaloid,到处搜集Vocaloid相关的图片、音乐,也结交了一个很亲密的朋友,但在2016年分开了。那之后我对Vocaloid的兴趣也如潮水般退去。

现在的我不看番,不玩galgame,不玩手游,不追偶像,不看vtuber,不关心唱见舞见,我看到其他人顶着冻鳗美少女头像却全都叫不出名字,所以我在这个圈子里其实很难和谁说上话,这也许也是我话少的一个原因。另一个原因其实是,在现实中已经够累了。

不过我之所以顶着这个头像,之所以还愿意在别人眼里以爱着纸片人的肥宅自居,和其他人一块喊着老婆!,都要归功于砍口垒。 在转服申请的时候,我在“你认为砍口垒___”处勾选了“谜之魅力”,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游戏让我无法离开。从入坑到现在,头像(老婆)是永远不变的大凤。假如有人问我头像是谁,我会说,这是一艘船,然后给他上一堂生动的历史课。

阅读全文→

平淡无奇的高考与未来

人总是爱回忆过去,感叹现在。而对我来说,高中生活并没有什么值得回忆的事情。

这么想着的我打开了Google Photos,看看我有没有留下过和那时有关的照片。在看到2016年7月之前的照片寥寥无几后,才想起来我直到高考结束后才用上智能机的事实。

我是个不爱拍照的人,更没自拍。我虽然对自己的颜值有一定信心,但是总觉得自拍这种事很羞耻。所以我自己也不指望能拍下考场外千人助威的盛况了。

照片显示,6月8日高考结束后,我在玩MC。

我不能再现当时的精神状态。那时的我究竟是完全放空还是欢天喜地?不得而知,可能只是好累啊这样简单的感受罢了。

图中的这片海我之前一直不敢涉足,可能 ... 阅读全文→

29年了。六四和知晓它的人们

我有个毛病,就是喜欢把文章写成演讲稿,就是那种用嘴说出来很舒服,但阅读感很差的文字。因此,我写的文章并不好看,我写完回头校对的时候自己都尴尬。

但我渴望表达,渴望的是用嘴说出来的表达。我喜欢将话语和情绪的一部分融入进语气和神态中,从而简化语言。可能是因为某些东西无法用语言描述,也可能是因为我语文太差了。

我说话的速度能勉强达到脑袋思考的速度,让我能用声音接近完整地表达想法,但写在纸上却完全不是那么回事。高考的时候我语文没过百,说实话这是我高中第一次,仅有的一次。反正最后是没有过于影响我的总成绩,我也就没费精力钻研这98分怎么打的。但认清了个事实就是我的语文真的很差。

说得有点远了。大家都懂今天是个什么日子,朝廷还是一如既往地对国内的互联网做出了最大程度的限制,而大多数中国人还被蒙在鼓里。不过我欣慰地看见,在朝廷这几年的高压下,人们逐渐产生了以自嘲或嘲讽的方式抒发自己对当权者不满的情绪,或者说,反抗意识。知道六四这件事的人也越来越多了,但也止步于“知道”而已。毕竟朝廷已经焚书坑儒,我们再也无法在国内的媒体上看见有关的新闻或者讨论。

... 阅读全文→

【Root】推荐一个APP,一键开启Android O的Google Now

重装Android O的LineageOS之后无论如何都不能打开Google Now,Google总是用各种方法知道我的位置,即便我没开定位。因为开启Google Now的Xposed模块只支持到N,所以也没法用。 后来我在XDA找到了这个【Google Now Enabler】,实测有用。需Root。

https://forum.xda-developers.com/android/apps-games/app-enable-google-one-click-t3238198

不需要退出Google账号,不需要更改语言,不需要清除数据,不需要拔电话卡,不需要模拟位置……只要安装并打开此APP,授予Root权限,猛击PUT SKYNET ONLINE即可, ... 阅读全文→

Nintendo Switch摇杆清洁小记(无拆机)

事情起因是这样。 我的笔记本和桌子的边缘相距很窄,大概只有一个5.5寸手机那么宽。因为这里离手比较近,所以我经常把手机手柄之类的东西放在这里方便拿。

因为NS比手机宽,放在这位置显然有一部分是悬空的,而我并未在意,所以有那么一天,它就摔了。红色joy-con先着的地。 拿起来之后,右摇杆就坏了,有的时候会自动向右漂移,有的时候手动拨到右端然后松手,不是立刻回到原点而是慢慢慢慢慢慢地挪回去。

网上查了下遇到这种情况的人还不少,有的人即使没摔过joy-con也出了这毛病。 很多人说是摔的时候摇杆里掉漆了,污染了触点,并推荐了一款能清洁触点的东西,叫WD-40。好处是,不用拆开,直接在外面掀开摇杆下方的胶,喷一点就好了。我自己买了罐喷了一下,立刻生效,然后 ... 阅读全文→

爱情无罪

我很久没有喷过朝廷。 我一直觉得,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逃离这个魔幻的国度,逃得越远越好。让我闭嘴的原因无非就是,在逃出去之前,至少先保住自己的人身安全。

但最近接连发生的事似乎传达出一种信号:沉默是没用的。 LGBT,这个在七年前官媒站出来反对歧视的群体,在今天又一次被朝廷推进了深渊。 无论微博上争论,表态,声援的声音多么强大,多么振聋发聩,在半天之后,也会随着维稳的进行而消失。 朝廷终于撕掉了多年来精心画好的伪装,露出了长着獠牙的真实面目。

在绝对的独裁与权力面前,一切抵抗都是徒劳的。朝廷早已收天下之兵,铸之以金人十二,当我们在社会主义铁拳下慌张地想武装起来的时候,才发现我们根本没有这个能力,也再也没有这个机会了。

不如说是我们的一再忍让让这头巨兽变得更加贪婪,在蚕食了我们的经济文化后,打起了人民生活的主意。

于是铁拳砸了下来。抱团取暖的人们,信仰着岁月静好,以为自己远离政治喧嚣的的人们,以为这个社会正在慢慢变好的乐观的人们,在从象牙塔上摔下来之后,终于醒悟了。

朝廷的确是在开倒车,而且车速越来越快。中华民族到 ... 阅读全文→

南京没有春天

这个城市的天气和它的历史一样变化多端。


南京市3月天气曲线图。来源:Accuweather


南京天气多变我早有耳闻,却没想到变化这么大,前一天穿着短袖出门,后一天就裹着棉袄吹空调了。

阅读全文→

这无比珍贵的记忆,永不褪色——舰队Collection2018年冬活之后

在时刻将满 万物消逝之前
在飘散于晚风的花海之中
与你共赏明月
我们曾一同欢笑 一同落泪
这无比珍贵的记忆
永不褪色

舰队Collection第一期的最后一个活动终于结束了。

击破鹤栖姬的时候,响起了月夜海。那是和以往听到的台词都不一样的船新版本。男儿有泪不轻弹,我最终还是抑制住了自己的激动,“平淡”地听完了所有的过场语音。维护结束后,听到阿武隈的放声大哭,却让我花了好几天平复下来的情感再次涌了出来。是的,你的努力我看到了,我很满意。

的确,当很多捞船的压力在身上的时候选择高难度是很不保险的事,于是我选择在e7打丁。但即使是丁,难度也相当可观,而且因为没有削甲,在水平差距与难度差距一致的情况下,boss比甲级更难斩掉。我依旧很惭愧,没能带领姑娘们去进行最难的挑战,取得最珍贵的胜利。

像陀螺一样运转的提督与舰娘终于能好好休息了,我一边看着钟一遍这么想着,毕竟一个月没有早睡过了。

有人问我,看你玩这游戏这么久,有什么意思。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