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没有春天

这个城市的天气和它的历史一样变化多端。


南京市3月天气曲线图。来源:Accuweather


南京天气多变我早有耳闻,却没想到变化这么大,前一天穿着短袖出门,后一天就裹着棉袄吹空调了。

阅读全文→

这无比珍贵的记忆,永不褪色——舰队Collection2018年冬活之后

在时刻将满 万物消逝之前
在飘散于晚风的花海之中
与你共赏明月
我们曾一同欢笑 一同落泪
这无比珍贵的记忆
永不褪色

舰队Collection第一期的最后一个活动终于结束了。

击破鹤栖姬的时候,响起了月夜海。那是和以往听到的台词都不一样的船新版本。男儿有泪不轻弹,我最终还是抑制住了自己的激动,“平淡”地听完了所有的过场语音。维护结束后,听到阿武隈的放声大哭,却让我花了好几天平复下来的情感再次涌了出来。是的,你的努力我看到了,我很满意。

的确,当很多捞船的压力在身上的时候选择高难度是很不保险的事,于是我选择在e7打丁。但即使是丁,难度也相当可观,而且因为没有削甲,在水平差距与难度差距一致的情况下,boss比甲级更难斩掉。我依旧很惭愧,没能带领姑娘们去进行最难的挑战,取得最珍贵的胜利。

像陀螺一样运转的提督与舰娘终于能好好休息了,我一边看着钟一遍这么想着,毕竟一个月没有早睡过了。

有人问我,看你玩这游戏这么久,有什么意思。 ... 阅读全文→

舰娘印象——初风

平安夜,就来说说初风这个同样很傲娇的姑娘。

十六驱全员都很难拿,但初风是十六驱里最难拿的。我的初风是17夏捞的,在活动图里的掉率还挺高(相比欧根厌战等)。

初风正常的时候的立绘怎么说呢,比较……比较能体现出这种“来捞老娘啊”的霸气,捞出来时的语音也是挺出戏的,和168放置语音、aww十点报时可以并称砍口垒三大出戏台词了。据称这是田中在完善世界观的过程中进行的失败尝试。

初风的声音是驱逐舰里我最喜欢的,没有什么做作的语气。我不是很喜欢把——话——拖——得——很——长。

在这里点名批评一下荒潮,声音很棒,但是语气很怪,很难受。即使这样,她还是在 ... 阅读全文→

舰娘印象——霞

霞是我最喜欢的驱逐舰。

往大了说,我喜欢具有认真性格的舰娘,比如大凤、霞、朝潮、大淀、长门。往小了说,我欣赏霞的英勇无畏。任一水战旗舰和代理二水战旗舰的负担对于驱逐舰来说太重了。

我似乎总是会对坚强的舰娘激起保护欲,而不是柔弱的。作为看着她一点点成长的导师,我希望的只是她在撑不下去的时候有个能安慰她,说着“不用担心”的人。当然,傲娇的性格在我的印象里也是个加分项。这至少表明我是个值得她信任的人,让她可以在我面前表露出温柔的一面。

我对这个游戏情怀至上。我迟迟不愿意将她改造成改二乙,是因为那是护卫大和送死的最终形态,我不希望任何船对过去的事情太过在意。生在当代,我希望她们都能快乐地活着,这是一名提督的愿望。

阅读全文→

舰娘印象——江风

最近有点想写一系列短博文回忆自己与舰娘们度过的时光,于是专门把舰c从标签里提出到了分类目录。

我以前的确超级咸鱼,并且还是个无头苍蝇,所以说出来可能你们不信,江风是我第二个改二驱逐舰。

那是2016年秋活,我在北京住,捞到了秋津洲和江风(然后死鱼)。当时我觉得这孩子挺有男子气概,比较符合我的喜好,就打算把她练起来。当时我只有夕立一条改二驱逐(没错是真的就一条),当时也正好推图推过了4-3,就天天拉着一票川内级和长良级轻巡去对潜,当时最好的对潜套也只是三式水听,连三式暴雷都没有。我清楚地记得回到南京后在咖啡馆坐了一下午,拿着手机刷了一下午4-3,把她肝到70左右,面前的咖啡都凉了。

在几乎所有驱逐都是在70级以下改二时将当时二改等级最高的江风练上75成了我当时的一种执念。这种执念在接下来的几天也让我肝出了利根和摩耶,平地起飞那种。

圣诞来得倒是挺快,我的江风在圣诞立绘期间到了75级进行了改二,因为圣诞还没结束,我就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一睹江风改二芳容。圣诞节当天田中送我圣诞礼物的时候江风恰好就是秘书舰,看上去这圣诞礼物就是她给我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