舰娘印象——初风

平安夜,就来说说初风这个同样很傲娇的姑娘。

十六驱全员都很难拿,但初风是十六驱里最难拿的。我的初风是17夏捞的,在活动图里的掉率还挺高(相比欧根厌战等)。

初风正常的时候的立绘怎么说呢,比较……比较能体现出这种“来捞老娘啊”的霸气,捞出来时的语音也是挺出戏的,和168放置语音、aww十点报时可以并称砍口垒三大出戏台词了。据称这是田中在完善世界观的过程中进行的失败尝试。

初风的声音是驱逐舰里我最喜欢的,没有什么做作的语气。我不是很喜欢把——话——拖——得——很——长。

在这里点名批评一下荒潮,声音很棒,但是语气很怪,很难受。即使这样,她还是在我 ... 阅读全文→

舰娘印象——霞

霞是我最喜欢的驱逐舰。

往大了说,我喜欢具有认真性格的舰娘,比如大凤、霞、朝潮、大淀、长门。往小了说,我欣赏霞的英勇无畏。任一水战旗舰和代理二水战旗舰的负担对于驱逐舰来说太重了。

我似乎总是会对坚强的舰娘激起保护欲,而不是柔弱的。作为看着她一点点成长的导师,我希望的只是她在撑不下去的时候有个能安慰她,说着“不用担心”的人。当然,傲娇的性格在我的印象里也是个加分项。这至少表明我是个值得她信任的人,让她可以在我面前表露出温柔的一面。

我对这个游戏情怀至上。我迟迟不愿意将她改造成改二乙,是因为那是护卫大和送死的最终形态,我不希望任何船对过去的事情太过在意。生在当代,我希望她们都能快乐地活着,这是一名提督的愿望。

阅读全文→

舰娘印象——江风

最近有点想写一系列短博文回忆自己与舰娘们度过的时光,于是专门把舰c从标签里提出到了分类目录。

我以前的确超级咸鱼,并且还是个无头苍蝇,所以说出来可能你们不信,江风是我第二个改二驱逐舰。

那是2016年秋活,我在北京住,捞到了秋津洲和江风(然后死鱼)。当时我觉得这孩子挺有男子气概,比较符合我的喜好,就打算把她练起来。当时我只有夕立一条改二驱逐(没错是真的就一条),当时也正好推图推过了4-3,就天天拉着一票川内级和长良级轻巡去对潜,当时最好的对潜套也只是三式水听,连三式暴雷都没有。我清楚地记得回到南京后在咖啡馆坐了一下午,拿着手机刷了一下午4-3,把她肝到70左右,面前的咖啡都凉了。

在几乎所有驱逐都是在70级以下改二时将当时二改等级最高的江风练上75成了我当时的一种执念。这种执念在接下来的几天也让我肝出了利根和摩耶,平地起飞那种。

圣诞来得倒是挺快,我的江风在圣诞立绘期间到了75级进行了改二,因为圣诞还没结束,我就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一睹江风改二芳容。圣诞节当天田中送我圣诞礼物的时候江风恰好就是秘书舰,看上去这圣诞礼物就是她给我 ... 阅读全文→

与君共睹,朝霞之空——舰队Collection2017年秋活记叙

“提督,各位…呼…走吧!”

我端详着眼前正在为即将到来的那赌上命运的战斗,而埋头悉心整理自己的装备的时雨。

一尘不染的纯白色钵卷在黑色的头发上围成了一圈,尾部在夜晚的海风里向着海域尽头微微抬起,仿佛在那漆黑的地方有什么东西在期盼着她。背在身后的12厘米单装炮被德国产的3.7厘米对空机枪取代,平日里洋溢着笑容的精致的面庞也变得严肃起来。时雨眼中的神情与其说是悲愤,不如说是充满杀意,这种杀意让周围的空气都变得凝重了起来。我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这个比我矮两头的娇小的女孩,身上背负了过于沉重的负担。 1944年10月25日,由西村祥治率领的,隶属于日本帝国海军第二舰队第一游击部队第三部队的山城、扶桑、最上、满潮、时雨、朝云、山云参加了太平洋上,也是历史上最后一次战舰对决——苏里高海峡海战。

从凌晨2:00到5:06,仅仅三个小时的时间,西村舰队全员几乎全部葬身海底,时雨号驱逐舰在志摩清英率领的第二游击部队的掩护下全身而退,成为这次海战唯一生还的日军舰艇。目睹伙伴战沉的时雨,什么都不能做。 现在,她就站在我的面前。在她身后 ... 阅读全文→

反抗啊,朋友

又一盏灯灭了。 人们常说枪打出头鸟,但有的鸟来到世间,是为了做它认为正确的事,而不是专门躲枪子儿的。为了自己应该完成的事情,就算多挨几颗子弹,也不算什么。 刺秦的荆轲,本着一去不复还的信念,甚至安排好自己最后的送行,只为反抗那些身居高位的权贵。 王尼玛何尝不是如此。 “我是真的很担心你们呐,不要动不动就来求尼玛老公抱,我是不能永远坐在这里面解答你的困惑的”,王尼玛应该已经预见了暴走大事件的结局,但当踏上社会阴暗面统治的领土后,他便没有了退路,只有向前。 这一次,荆轲依旧没有成功,他的刀掉在了地上,被秦人踩在脚下。秦人在他的尸体旁耀武扬威地显摆自己的无坚不摧,但我们会捡起那把刀,让它带领我们完成荆轲未竟的事业。 我甚至不想去用这个节目的内容多么“正能量”来无力地向那看不见摸不着的未知势力辩解,我只觉得很恶心,为我们需要去强行迎合统治者扭曲的价值观去乞求他们的宽恕而恶心。我们至今不知道豫章书院和与全网封杀大事件的所谓“有关部门”的到底做了什么,他们的黑箱操作又为这个社会所谓的“稳定”和“正能量”做出了什么贡献,我看到的只是人们已经对那“你知我知”的“禁忌红线”习以为然,并且无意识地在 ... 阅读全文→

墙增原理

定理描述

墙增原理就是独裁国家的GFW不会降低,总是升高或者不变。用来给出一个独裁国家的演化方向。墙增原理表述为:一个孤立的GFW系统的高度不减,对于系统的可逆过程高度不变,不可逆过程高度增加,与墙学第二定律等价并可以表述为一个孤立的独裁国家达到顶峰状态以后墙最高。

墙增原理是不等式,即在独裁国家中,GFW高度的增加总是大于等于零(△ GFW ≥ 0)。

基本定律

概述

① 墙不可能自发地、不付代价地解封已经被墙的网站(不可使被墙的网站转变成不被墙的网站而不墙掉其他网站)。

② 不可能完全将审查转化为人民的闭嘴而不使GFW升高(比如十九大 ... 阅读全文→

我们一直担心的事变成了事实

当朝廷面临倒塌的时候,他们会比以前任何时候更追求统治。我们一直担心的事变成了事实。翻墙被抓、民族团结大于天、放大渲染国际矛盾、网站一键关停、Pixiv被墙、文革复辟、样板戏复兴。言论的口像绝地求生的毒圈越缩越紧,除了闭嘴之外,也需要闭眼了,无理由审查也变得理直气壮。在这种黑暗统治下,更多媒体和个人学会了自我审查:苹果的iphone新文案把“小猪”换成“兔子”、新浪微博秒删说穆斯林不对的微博、媒体头条充满明星的绯闻、某校群管理以破坏民族团结为由将学生踢出去。现在我们无法知道某些话题突然消失的原因是媒体自我审查还是土共官员的意思,只知道自己应该低头吃屎,因为一旦说这屎不好吃,随时都可能成为破坏社会和谐气氛的罪人。当中立说话的人被杀头之后,鼓掌鼓得不起劲的也会被赐死。这不是最好的时代,这就是最坏的时代。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