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几年前加过一个讨论舰C的群。上个月初,有一个交警在群里抱怨,现在警察难做。如果警察在非执勤的时候,骑摩托不戴头盔,或者执勤的时候偷懒,就会被群众拍视频举报,那么他们就会被严查并罚款。当时我也随着众人在群里表示同情,因为搞举报的确不人道。后来过了两周,这个警察说,自己给违章停车的父女开罚单,女儿正要争论,老头嘀咕了一句“随他吧,现在是共产党的天下”,被这个警察听见了,于是他默不作声,回局后向上级报告,在这个女儿的信用档案上留下了不良记录,并且能记多重就记多重(原话)。据他自己说,这个人和她后代的教育求职都会受到影响。

说完这句话后,他沾沾自喜地表示,叫你他妈说共产党不好(原话),就应该搞死你,顺便搞死你全家。然后语重心长地提醒群友,以后说话注意点,别因为一句话毁了自己和家人的一生。

让我欣慰的是,群里只有一个铁杆粉红跳出来拍手叫好,大部分人都被吓得不敢说话,终于有人转移了话题,这件事才过去。我当初还同情他被群众举报的遭遇,如今一看完全是活该。

复旦删除“学术独立自由思想”后,有粉红说,自己想想没人管你,只要别说出来就好。“这是共产党的天下”也何尝不是如此。实际上,现在思想不犯罪只是因为还没有读心术罢了。如果读心术被发明,思想也会有罪。从最近发生的很多起“公众人物关注支持香港的人/给支持香港的人的毫不相关推文点赞”都会被粉红自发抵制的事件,但赵家没有插手来看,思想罪似乎已经不需要赵家来定了,它已经深入人心,在合适的时候,人们会学会举报自己。不知道到那个时候,粉红如何洗白呢。

我相信,按现在的舆论发展环境,再过一年,微博、批站等地的评论区就会有如下的高赞发言:

“在我身为人之前,先身为一个中国人”

“国家面前无亲妈”

等等等等。

至于这些话是出自真心,还是出自网评员之口,就不得而知了。如今各大媒体评论区全是网评员扮的粉红,正常人已经无法说话。每次在知乎看到冲塔勇士,我都能认识到,正常人还是有的,只不过都无法发声。

在一些美国人采访中国人的视频中,人们多持此类论调:“我们大陆都不能示威,所以香港人也不能示威”;“我们要无条件相信政府做的事,即使政府做错了也不能批评,因为那是反政府”;“政府是神圣的,不会做错事”;“习近平做得好,为了继续做得好,需要连任”;“爱国的前提是爱政府,这是教科书上教的”。所以贴标签是很可怕的一件事。给意见相左的人贴上“X独”“废青”“反政府”“被洗脑”“恨国”等标签,就让人放弃思考,成为意识形态掌控的奴隶,且沉浸在自我陶醉中不自知。网络语言简化了交流,也简化了思想。我的室友因为中共封杀NBA而觉醒,在这之前我们有过很多次关于香港的辩论,是真正的基于信息对等下的冲突。双方带脑子讲话的感觉比上来就喷你妈死了好上不知道多少倍。

我去今年考研政治凑了下热闹。除了选择题里面的一道“恩格斯《反杜林论》”让我笑了一会之外,没有什么特别吸引我注意的。60%的题目里有习近平的名字,看来毛概课加入半本书厚的习思想的做法卓有成效;选择题有一道是习近平对香港的评论,措辞非常之谨慎中立(指恢复秩序),让我怀疑出题人是在黑港警;大题全是解读习近平说的话,内容还是挺正常的,“中国开放的大门会越来越大”、“理想信念让我刻苦努力让村民过上好日子”、“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成立结束了近代一百多年来人民的悲痛和苦难”云云。

交卷之后,我一时竟然产生了对国家的迷之自信,觉得我们国家挺好的。不得不承认大学作为一个象牙塔是合格的,学的内容离真实的世界有不少的距离。至少目前,考研政治考的东西没有什么问题,至于考生需要背的嘛,什么党永远正确、无条件服从是优良美德等等,我看了都作呕。

几年前,赵家和粉红对墙还是避而不谈,外交部面对外媒的提问还只能用“你的网站在你家里,我怎么能到你家里去关你的网站呢”来搪塞。现在,墙已经是保家卫国的利器,是能昂首挺胸吹嘘出来的伟大发明。人们自发奋勇把自己围起来,赞叹农场主新买的杀猪刀,辩解“这是在保护我们呢”。让我感叹国家强大了啊。国家强大了,就没有人敢来救我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