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抗啊,朋友

又一盏灯灭了。

人们常说枪打出头鸟,但有的鸟来到世间,是为了做它认为正确的事,而不是专门躲枪子儿的。为了自己应该完成的事情,就算多挨几颗子弹,也不算什么。

刺秦的荆轲,本着一去不复还的信念,甚至安排好自己最后的送行,只为反抗那些身居高位的权贵。

王尼玛何尝不是如此。

“我是真的很担心你们呐,不要动不动就来求尼玛老公抱,我是不能永远坐在这里面解答你的困惑的”,王尼玛应该已经预见了暴走大事件的结局,但当踏上社会阴暗面统治的领土后,他便没有了退路,只有向前。

这一次,荆轲依旧没有成功,他的刀掉在了地上,被秦人踩在脚下。秦人在他的尸体旁耀武扬威地显摆自己的无坚不摧,但我们会捡起那把刀,让它带领我们完成荆轲未竟的事业。

我甚至不想去用这个节目的内容多么“正能量”来无力地向那看不见摸不着的未知势力辩解,我只觉得很恶心,为我们需要去强行迎合统治者扭曲的价值观去乞求他们的宽恕而恶心。我们至今不知道豫章书院和与全网封杀大事件的所谓“有关部门”的到底做了什么,他们的黑箱操作又为这个社会所谓的“稳定”和“正能量”做出了什么贡献,我看到的只是人们已经对那“你知我知”的“禁忌红线”习以为然,并且无意识地在看见不服从潜规则的人被解决后,更加无条件地向潜规则低头。

我唯独只想让相关部门善待文艺和新闻,不要给他们过多的审查以及限制,不要用政府的权利和国家名义去封杀或者污蔑任何一个文艺工作者和新闻从业者,这样的话,不用你们花大价钱,这个国家会自动生产出输出到西方世界的文艺作品和新闻媒体,我们的每一个小小的读者听众观众网民市民国民都能同享荣光。我们只是站在这个舞台上被灯光照着的小人物。但是这个剧场归他们所有,他们可以随时让这个舞台落下帷幕,熄灭灯光,切断电闸,关门放狗,最后狗过天晴,一切都无迹可寻。我只是希望这些人,真正的善待自己的影响力,而我们每一个舞台上的人,甚至能有当年建造这个剧场的人,争取把四面的高墙和灯泡都慢慢拆除,当阳光洒进来的时候,那种光明,将再也没有人能摁灭。——韩寒

荆轲刺秦王。

“反抗啊,朋友”的9个回复

  1. 我对于上个星期知道这个消息后漠然地想到「啊,果然这样啊」,之后照旧做其他事,甚至没有动力也没有精力去像上次徐晓东事件那样写一篇这样的博文的我感到一丝些微的悲伤与微妙的愧疚。

    虽然很无奈也不是很愿意承认,但感觉我已经渐渐变成了我以前看不上的那类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