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会根据我的发现持续更新。

《尼尔:自动人形》(以下简称尼尔2)充满了日本人独有的那种至死方休的含蓄情感,处处充满暗示,本文将这些暗示记录下来。



1.

这句话是游乐场印章任务完成时门卫(?)说的话。结合中立的机械小丑和那个金兔子,这句话意味很容易猜透。

三周目这些笑脸机器人都变成了邪恶机器人,是否与暴走的9s当时的心态有关?

2.

很多人怀疑2b和9s为什么戴着眼罩,直到看到通讯员6o和21o戴着口罩,才明白这其中的含义。

3.

几乎所有的高级机械生命体都是以古代的哲学家命名的,尤其是存在主义学家。具体的可以Google一下。两个耍电锯的大大大大大机械一个叫马克思一个叫恩格斯,CD结局之前9S和A2打的那两个Boss一个叫孔子一个叫老子。 (笑哭) 至于后来他们两个合体称一个巨大的bra的事我就不展开讲了,上个图吧。

4.

一周目机械村的沙特是一个不关心自己仰慕者的存在主义学家。他的性格就是如此,这一点从他各地的迷妹给他送礼他却不回应就能看出来。到了第二周目,9S依靠入侵能力读取歌姬机械人的记忆,看到那个剪影,我才明白过来,让歌姬爱得死心塌地的男人是沙特。她为了让沙特注意到自己,做足了让自己变得“Beautiful”的事情,她用最鲜艳的布料包裹自己,听说屠杀人造人能变美丽,她就屠杀人造人,还把人造人的义体当作项链挂在脖子上。她的遭遇是一个悲剧。自己如此在意他,他却爱理不理,让他看向自己,简直是做梦,她在这种悲伤中将自己逼疯,简直就是人类感情的再现,非常精彩。

另:在现实中歌姬的原型为西蒙娜·德·波伏娃(Simone de Beauvoir),20世纪法国存在主义作家,女权运动创始人之一,被誉为“女权主义教母”。沙特的原型为让-保罗·萨特(Jean-Paul Sartre),20世纪法国无神论存在主义代表人物,也是西蒙娜的男友。

5.

还是在机械村,三楼有一个“家里蹲机械人”系列任务,他躲在家里的理由是“害怕”。这段剧情和三周目帕斯卡说自己教会了他们“恐惧”起到了呼应作用。在三周目A2杀光屠村的机械生命体时,可以看到那个家里蹲依旧在家里蹲着,他的恐惧确实救了他一命。(然后被我隔着墙砍死了,这对他来说比蹲着强。)不过因为恐惧而闭门不出的孩子和因为恐惧而自我了断的孩子谁更胆小呢?

6.

不得不提帕斯卡。她教会了自己孩子的一切知识,也教会了他们“恐惧”这种情感,最终三周目逃往废墟工厂时这种情感反噬了他们,他们为了逃避这种感情选择了自杀。帕斯卡彻底崩溃,让A2杀死自己或清除她的记忆。如果A2清除她的记忆,她会一个人回到村里卖村民身体的部件。我很后悔当初没有选择杀死她。

7.

在前作里,尼尔和埃米尔是关系非常好的朋友,然而在本作里,埃米尔记得凯尼却记不得尼尔,表现为Y结局“埃米尔的决意”中,车神埃米尔听了作战机器埃米尔的哭诉,想起了8000年前的伙伴,但他只记得凯尼的名字,对于尼尔则只能用“那个人”来指代,这从侧面反映了本作的剧情是发生在前作《尼尔:伪装者》D结局,尼尔选择抹消自己存在来挽救凯尼的结局之后的,所以没有人记得尼尔了。

8.

人造人的感情在某种程度上能达到人类的水平。“逃亡的情侣”支线的最后,女的选择清除男的的记忆来让他换一个不那么软弱的性格,但是这是她第六次这么干。无论多少次,这两个人都会相爱,那个男人在遭到船夫攻击晕倒,被主角救起来的第一句话就是问那个女的怎么样了,这让我不得不深思人造人的感情的真实性。和人类太像了。时代的变迁赋予了机械情感,是自然的奇迹。“无论多少次,我都会爱上你。”这又何不是9S想对2B说的呢?游戏处处影射两位主角的自身情感,唯有这一段最为直白。

9.

最后一幕A2边上的鸟是结局的点睛之笔。整部游戏鸟共出现两次(不算在水没都市钓鱼听见的鸟叫声),一次是开头2b问9s那是什么,9s回答那是鸟,2b没见过;一次是结尾此处。

10.

游戏里暗示2b是e型号的地方非常多,包括并不限于以下几处:

  • 序章2b握拳
  • ab结局2b掐死9s前握拳和“为什么总是这样”
  • 2b面对红色披风的e型机体欲言又止
  • 辅助机042读取a2记忆混进去的司令官命令2b监视9s并“依情况处置”的记忆
  • 2b被派去处决8b,22b,64b

最后补充一些后来的话剧内容:

2b先被修复并活了过来,但是9s因为中毒太深没有醒过来,pod猜测是启动过程被破坏了,junkass告诉2b她在倒塌的“塔”下面找到了可以恢复9s资料的数据,2b就不顾自身磨损开始挖,直到强制关机。

后来pod们大概是体会到2b的难处,然后(用两只小爪子?)刨开了2b没能刨开的坚硬地表拿出了东西做成了疫苗然后注入9s,然后9s刷成砖了。

最后2b上演了逆转戏里的经典套路——眼泪大法成功拯救了9s,pod推测9s又违反规定将数据吸收进黑盒里加密保存了起来,2b眼泪正好就是私钥。

横尾老贼看见家门口的刀片数量的减少,欣慰地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