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了两年的梦,醒了。 眼前的,是平淡无奇的生活。

DSCN1945

早上起床,我看见了天上的朝霞,红色的,很动人。

然而,它很短暂,一顿饭的工夫,就与浅蓝色的天空融为了一体。

脑中空洞洞的,像刚冲了水的马桶一样。 梦中的景色,依稀在眼前。温暖的声音和热乎乎的吐息,似乎仍在抚摩着耳朵。

从梦境中醒来,只不过是一瞬间,我却觉得过了很久。

我试图重回梦境,却再也不能想起梦中的景色,那个曾经使我沉醉其中的景色。

始终有什么东西在脑中回响,触动着我已经渐渐麻木的神经。摇摇头,却使这感觉更加强烈。

我去上学。——啊,我是怎么到学校的?我不记得了。从某个温暖的地方突然来到有刺骨寒风的校门口,我这样想到。 到了学校,数学老师在讲一道解析,我歪在椅子上睡着了。

我还是……怀念那个梦境。

心中像被绳拴着一样,每想到这件事,就提高几公分。

人世间,有真正可挽回的吗?还是说,为了迎合愿望而装作回挽回的样子吗? 愿望啊……也不是什么靠谱的事。我晚上打的回家的路上这么想到。

我透过车窗看着外面被积雪覆盖的马路,和它旁边的一幢幢房屋。过了好久,才发现自己只是呆呆地望着窗外罢了。我将帽子上的绒毛往下拉,盖住眼睛,安静地斜躺着。

我试图忘记那个梦,却怎么也办不到。心像被栓在半空中一样,甚至有点忘记了跳动。

在梦中曾经经历过的,在现实中好像都失去了对象。我不知道该干什么,曾经制定过的美好计划,都随着梦境的消除而失去了实行的需要。就像孩子手中的气球被扎破一样。

但,苏醒,毕竟是对我的惩罚啊。

覆水难收,即便愿意倾尽所有来挽回,到头来只有一场空。

我仰望已经黑透的天空。今天的月亮黯淡无光,就像那个虚幻的梦境。梦境中的你,也在像我一样抬起头,看着月亮吗?

说起来……你,究竟存在过吗?我,也存在过吗? 我无法回答。也许上帝的意思是,我们都不存在吧。

那个在梦境中相遇又在梦境中分离的悲剧,也许也不存在,那大概只是存在于时间角落的某些琐碎的片段吧。

美丽却不堪回首的梦境,就像那朝霞一样,虽然美丽,但马上就会湮灭于世俗,化解在无边黑暗中,成为过去。天亮了,平淡无奇的生活还将继续。

在平安夜里,祝你平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