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7930a679b91e7f01531afa29593aa4 改革春风吹满地,吹走了一批又一批“违法”网站。在这个月,维基百科所有语言版本都被吹得连渣都不剩。 “我和他们说中国封锁Google和Facebook时,他们只是表示惋惜,但当他们听到中国封锁了维基,他们的下巴几乎掉到了地上。”这是一位国人对他的老外同学说的话。 这个最公正的,最公平的百科,从此与天朝无关。那里是无数人学习,获益的地方。那里是人类知识的宝库。在那里,你能和世界各地的人分享知识,交流经验。然而有一天,世界上五分之一的人,主动或被强制地,宣布与那里断绝关系,切断了与世界的联系。那五分之一的人,大部分甚至不知道有这个原本触手可及的宝库的存在,大部分人,都没有选择的权利。 人尽皆知,TG筑墙的根本目的是掩人耳目,防止人们了解他们出丑的样子,并冠以“维护国家安全”的名义。有人打趣道: > 墙是为了防止里面的人从外面了解更多里面的事。 里面的人爬出了墙,知道了里面的事,TG觉得必定会人心不稳,影响社会稳定。所以墙,永远不会被领导人主动关闭,而必然是被觉醒的人民从内部推倒,然后让领导人寝食难安的。从2988x3,到九三大阅兵,墙是TG的遮羞布,一旦这布被揭开,所有小秘密都将被国人所知,这对向来以“稳定压倒一切”为信条的TG是水火不容的。在中国,你只要多生娃,多交税,其他的事情TG会一手包办。自古以来,猪都是最好养的。因为它们老实。 > 一群猪在猪圈里兴奋地讨论: > 听说主人又搞了把很锋利的杀猪刀。 > ——牛逼! > ——厉害! > ——看谁还敢欺负我们! 心理学上有一种”拆屋效应”,也叫天窗效应,是鲁迅在 《无声的中国》中提出的:“中国人的性情总是喜欢调和、折中的,譬如你说,这屋子太暗,说在这里开一个天窗,大家一定是不允许的。但如果你主张拆掉屋顶,他们就会来调和,愿意开天窗了。”这种先提出很大的要求来,接着提出较小、较少的要求,在心理学上被称为“拆屋效应”。 反观如今墙和民众斗争的局势,党国墙了Google,人们对党国口诛笔伐,但不久Google Fonts和Google Analytics解封,沸沸扬扬的闹声立刻消失了。人们觉得党国能把这个放开,就算是“恩赐”了,与墙掉整个Google相比,墙掉一部分还可以接受,然后就欣然接受了。 但是,勿忘初衷。我们需要的不是党国的可怜,而是靠自己的斗争,挽回Google,挽回自由。我们迫切地需要一场战争,将墙从内部摧毁。 我们迎来了最后一战。github是最后的战场。 github曾在2013年被墙,当时全国程序员一片慌张,以李开复为首的一票大牛带头反对,在众人的强烈谴责下,TG还是解开了墙。从此,github带上了“免墙”的buff,成为被墙网站继续繁衍的根据地。 但是,github自身强大的信息储存和传播能力给被墙网站复活带来了希望。随着闭关锁国进程的加快,越来越多的被墙网站加入了github的大家庭,在github上建立了自己的项目,并将自己网站上的东西写进github。 后来,就出现了惊世骇俗的大炮事件,这件事可谓世间最大的弄巧成拙,它让全世界了解了这个文化墙国。 这是党国在尽量不引起仇恨的前提下向github施压的尝试,可惜,尝试失败,反而加重了全人类对它的抵制。然而我们伟大的方校长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国造墙,为了“国家安全”,即使冒着被全国程序员骂的风险,github也在劫难逃。届时,自由的最后一根稻草也将被连根拔断。 因为它敢墙了github,那它就无所不敢为,无所不能为了。 也许终有一天,一盏一盏的灯渐渐亮起,这些灯足够亮,以至于墙内人终于看到了,曾经一度被他们所支配的恐怖,还有被囚禁于长城中的那份屈辱。 “我们有权选择朋友。”鲁炜这样说道。 “可是我们也有权选择朋友,为什么不给我这个权利?”网友问。 没人回答。没人知道谁应该回答,谁愿意回答。维基刚走时,曾在微博和知乎上掀起了轩然大波。然而,随着知乎帖子和微博的删除,这些质疑声也销声匿迹。 大家依旧你忙你的我忙我的,接着过平静而和谐的生活。似乎大家对这件事司空见惯了。是啊,没过几天,就会有一个或者几个我们可能熟知,也可能从来没听过也从来没上过的网站被墙了的事件发生,我们都麻木了。 > 政府无限的权力,都是大部分人自己放弃的。假货坑爹,让政府审核。孩子管不好,让政府关网吧。有人在微博骂我,让政府去删。房价太高,让政府去限购。我们的文化实在太独特,创造出了家长式威权政府,GFW 正是在这种背景下产生的,一个社会矛盾的终极调和器,最终生活不能自理的你每天做的每一件事情都要给政府审查一遍,以免伤害到其他同样生活不能自理的人。这是一个零和游戏,越和这样的用户打交道,越对未来持悲观态度,觉得 GFW 可能永远也不会消失,而墙内的这个局域网看起来还似乎生机勃勃的自成一体,真是让人绝望。 ——clowwindy 我突然想起了《美丽新世界》。我感觉到,未来的天朝,正在成为那个美丽的,新世界。 美丽的新世界里,人们从被孵化出来(在美丽的新世界里生孩子是野蛮人干的事),接受“睡眠教育”,即在他们屁事都不懂的时候不停地播放同一句话(你们的地位高,不能和低等人来往之类的话)给他们听,当他们长大了,就会牢记这些话,并且深信不疑,因为这几句话存在于他们最深层的思想中,就像哪只手是左手哪只手是右手一样明确、深刻、不容否定。 如今的天朝就是如此,控制要从娃娃抓起。今天告诉你“言论自由不得损害国家和集体利益”,明天告诉你“GCD就是真理,它不可改变,因为真理是不可改变的”,谁又会在长大后“开眼看世界”呢? 微博里有许多为墙洗地的五毛。我每次看到这些话,不是生气,而是悲伤。为什么呢?因为如果你批评一件事,你从心里是希望你批评的事能得到改善。而那些吹捧墙的,不是因为钱,而是因为从心底,失去了推倒墙的信念。你以为他们不敢,实际上,他们从未想到过。试想一个人对某件不合理的事,一件靴子直冲脸踢来的举动已经失去了反抗的念头,这件事还有救吗?这个国家还有救吗?当所有人都沉默的时候,国家就在沉默中灭亡。 以一段古语结束这篇文章吧。 > 于是废先王之道,焚百家之言,以愚黔首;隳名城,杀豪杰,收天下之兵,聚之咸阳,销锋镝,铸以为金人十二,以弱天下之民。然后践华为城,因河为池,据亿丈之城,临不测之渊,以为固。良将劲弩守要害之处,信臣精卒陈利兵而谁何。天下已定,始皇之心,自以为关中之固,金城千里,子孙帝王万世之业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