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补图分割线\* \*补图分割线\*

var ap = new APlayer({ element: document.getElementById(‘player1’), narrow: false, autoplay: true, showlrc: false, music: { title: ‘From Y to Y’, author: ‘初音ミク’, url: ‘https://dn-cdnyecl.qbox.me/初音ミク%20from%20Y%20to%20Y.mp3', pic: ‘https://yecl.net/default.jpg' } }); ap.init(); 补课回来,在家附近的路上,偶然抬起头,看到了一只在20米高的地方,挂在电线上的风筝。 从外面已经不能看见上面刷的漆了,复杂的骨架上覆盖着残破的,掉光颜色的布,像一块完整的猪排骨被挖下几块肉,挂在绳子上叫卖一样。 从我记事起,那个风筝就一直挂在那里。或者说,也许在我出生之前就在那了。 它少说也有20岁了吧。20年的风吹雨打,日曝雪覆,似乎并没有让它有一点脱离电线的意思,甚至没有打滑。 它见证了这条路的发展:灰尘漫天的土路被洁净平整的沥青路取代;从中间塌下去的电线杆再次挺直了身体;几块砖围成的小园子里,一年四季,任各种野菜疯长。这些它都看在眼里,但是,没有任何行动。 我很好奇它是以什么样的姿势缠上去的,当初放它的人是何种感受。 这大概是上天的安排。没有意识和灵魂的风筝就只能服从。 放风筝的人把对春天的思念寄托在风筝身上;挂在电线上的风筝携着主人的思念,等了20年。它没有情感,所以不会被情感迷惑。它在电线上傻傻地等待,也许才是最美丽的风景。 “快回来唷,我的主人。”没有意识的风筝机械般地重复着这简单的愿望。20年过去了,主人大概也忘记了它吧。但对于风筝来说,20年只不过是一朝一夕。 我有时候也会羡慕,做一个没有意识没有灵魂的死物多好。如果那样,就能让时间观念从脑海中消失,就能忍住20年的寂寞,让自己的色彩在寂寞中被冲刷殆尽。 我有时候也会希望,自己变成没有灵魂的风筝,傻傻地挂在电线上,十年如一日地等待,等待着被主人摘下,抱在怀里的一刻。 我有时候也会感叹,明明自己希望不再想起的事情,一直盘旋在脑袋里,和体内名为“情感”的东西产生剧烈的反应,让我不能自拔。 人类作为有感情的生物,从某种角度来说,真是太可悲了。 从今天起,变成一只风筝吧,用20年来等待,用20年来洗刷。 成为一只风筝,也许就能忘记时间,安然度世。 成为一只风筝,也许就能忘记烦恼,保持快乐。 成为一只风筝,也许就能傻得可爱,傻得自然。 成为一只风筝,也许就能———— 获得永生? 主人唷,请快快把我摘下来吧。让我身着美丽的彩衣,再次在您的手中飞舞,再次看着您开心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