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经退化为普通的宅男,即使我依然顶着一个冻鳗美少女的头像。我说我已经无限远离二次元,但细想下似乎从未接近过。

2010年我开始喜欢Vocaloid,到处搜集Vocaloid相关的图片、音乐,也结交了一个很亲密的朋友,但在2016年分开了。那之后我对Vocaloid的兴趣也如潮水般退去。

现在的我不看番,不玩galgame,不玩手游,不追偶像,不看vtuber,不关心唱见舞见,我看到其他人顶着冻鳗美少女头像却全都叫不出名字,所以我在这个圈子里其实很难和谁说上话,这也许也是我话少的一个原因。另一个原因其实是,在现实中已经够累了。

不过我之所以顶着这个头像,之所以还愿意在别人眼里以爱着纸片人的肥宅自居,和其他人一块喊着老婆!,都要归功于砍口垒。

在转服申请的时候,我在“你认为砍口垒___”处勾选了“谜之魅力”,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游戏让我无法离开。从入坑到现在,头像(老婆)是永远不变的大凤。假如有人问我头像是谁,我会说,这是一艘船,然后给他上一堂生动的历史课。

田中也通过各种出乎意料的联动和线下活动来让砍口垒变得不仅限于小圈子。如此一来,我确实已经退化成普通的游戏宅了吧。这是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