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有点想写一系列短博文回忆自己与舰娘们度过的时光,于是专门把舰c从标签里提出到了分类目录。

我以前的确超级咸鱼,并且还是个无头苍蝇,所以说出来可能你们不信,江风是我第二个改二驱逐舰。

那是2016年秋活,我在北京住,捞到了秋津洲和江风(然后死鱼)。当时我觉得这孩子挺有男子气概,比较符合我的喜好,就打算把她练起来。当时我只有夕立一条改二驱逐(没错是真的就一条),当时也正好推图推过了4-3,就天天拉着一票川内级和长良级轻巡去对潜,当时最好的对潜套也只是三式水听,连三式暴雷都没有。我清楚地记得回到南京后在咖啡馆坐了一下午,拿着手机刷了一下午4-3,把她肝到70左右,面前的咖啡都凉了。

在几乎所有驱逐都是在70级以下改二时将当时二改等级最高的江风练上75成了我当时的一种执念。这种执念在接下来的几天也让我肝出了利根和摩耶,平地起飞那种。

圣诞来得倒是挺快,我的江风在圣诞立绘期间到了75级进行了改二,因为圣诞还没结束,我就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一睹江风改二芳容。圣诞节当天田中送我圣诞礼物的时候江风恰好就是秘书舰,看上去这圣诞礼物就是她给我的嘛。

不得不说江风的圣诞立绘真的很漂亮,以至于我在圣诞节之后也想将它保留下来。

遗憾的是75级改二之后被我放置了,很少上战场,不知道怎么慢慢磨到了91级,现在也仍是镇守府驱逐舰等级第三。

今年圣诞节又要到了,我又想起来这个被我忽略了好久的姑娘。她和圣诞节家具很相配,无论有没有圣诞立绘。

四个字,可爱,想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