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先感谢您记得本博被墙的原因。

和绝大多数人(甚至是所有人)一样,我很久不谈政治,是为了自保。本文理应是本博最后一篇明确的政治相关。

最近跟一些上一代人讨论习上台之后的事,有了新的感触。

自从邓提出了“稳定压倒一切”的口号后,这句话就一直是维持我朝统治的金科玉律。

有个段子说的不错:我们本以为自己朝鲜是我们的过去,没想到朝鲜是我们的未来。我们在听到朝鲜的新闻时,总是会说他们那些什么“将网页上的金氏家族人的名字加红加大高亮显示“的宣传手段多么可笑,回过头来发现自己的国家也一样,只是不那么突兀罢了。在控制人民思想的方面上,我朝这几年来与金家齐头并进,不分高低。显然,哪里有压迫哪里就会有反抗,哪里有反抗哪里就会有清洗。于是,在尖锐的批评声被消灭后,温和的批评声也没了;后来,不鼓掌的人也被消灭了,因为他们心中“仍存在不满”;再后来,鼓掌得不起劲的人也没了。

许多人认为上一代人是愚昧的,其实不然。他们活了这么久,对于局势的观察比我们这些毛头小子不知道清晰了多少。从动乱、饥荒中走过来的上一代人,在现在的希望仅仅是有一个和平的生活,只要铡刀不架在自己的脖子上,自己的生活就会过得比过去吃不上饭的时代好。而代价很简单,只要逆来顺受就可以了。虽然不能保证自己绝对与铡刀无缘,但是不反抗不一定活着,反抗一定会死。

举一个例子,64,不是上一辈人不谈,而是他们不想惹麻烦。总有一些别有用心的人会将别人“妄议朝政”的论调举报进朝廷,导致自己失去目前还算安稳的生活,所以在不知道自己多么信任面前的人时,人们选择沉默。社会充满着这种阴险狡诈之人,表面谈笑风生背后捅你刀子,而且是“合法”地捅,然后反咬你一口“颠覆国家政权”。

至于为什么我朝不敢惹绿教,甚至花重金在孩子都吃不上饭的山村里为绿教设立数百个清真寺,那是因为皇上知道,这些人是不怕死的。当一群人为了一个目的连自己的生命都敢舍弃时,没有什么是他们做不成的。我们经常会看到朝廷包庇绿教和少数民族,而使汉族蒙受“四等民族”的讽刺,是因为维护统治是他们最重要的任务。朝廷不敢保证这些不怕死的人生气了会如何动摇他们的统治地位,换句话说,动摇他们的“和平年代”。对于敢怒不敢言的普通臣民来讲,只要给他们最低水平的物质与思想基础,他们(或者说我们,包括博主和正在看本文的您,如果您处于中国大陆)就好死不如赖活着,不敢有任何的其他想法。

据说十九大的内容包括废除任期十年的不成文规定,这就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了,在打倒所谓的“大老虎”实则排除异己后,习的野心就一天比一天明显。这次如果废除这规定,就意味着他会有更多的时间将满朝上下都变成自己的人,从而顺利登基。

所以,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本文是我最后的挣扎,希望能在有生之日看到大清真正消亡。

评论关闭,怕走狗摸进来,连累你们。